盗梦人小说网 > yabo sports app小说 > 天择 > 第七十九章 捕猎

第七十九章 捕猎

????可是,法家这群人却不知道,战局就是在此刻,已经是悄然开始朝着另外的一边倾斜!因为自从林封谨压破瓦面落入民宅当中,而这左都门下六子居然还敢追进来的时候,主动权就重新回到了林封谨的手中!

????左都门下六子最擅长的地方就是结阵联手,而他们进入到了民宅当中之后,却是无疑是放弃了自己的长处,这样一来的话,便是正中林封谨的下怀。▲∴,

????等到左都门下六子一一跃入到了民宅的里面的时候,很显然林封谨已经是不知去向了,不过既然上面的人没有提示敌人重新翻越上屋脊,那么对于这六个人来说,就要面临一个选择题,那便是他们要追踪的敌人既有可能是去了门外,又有可能是朝着反方向的墙壁破洞里面逃过去。

????不过看林封谨逃过去的两大方向,都不是朝着外面逃,而是朝着囚天下阵法的核心处靠近。

????法家中人也没想到,这名神秘的敌人竟然不退反进,玩了这么一处把戏出来,不过他们转念一想,觉得林封谨和之前的玛纹多半就是元昊安排下来的棋子死士,自然不会以自己性命为重,要以救人为第一要务了。

????左都门下六子平日为了培养默契,都是同进同出,同寝同食,这时候相互之间眼神一对,已经是知道了怎么选择,便是三人朝着门外追出,三人进入到了墙壁上的破洞当中。

????这就是林封谨的第二个目的,要逼得这六人分兵。

????并且,刚刚追出了三五丈,这左都门下的三人就再次需要进行选择了,因为他们面前乃是一处小院,小院的门还在“吱呀吱呀”的摇晃着,看起来刚刚有人经过,不过旁边的堂屋门也是开着。

????从表面上来看。敌人应该是朝着小院的方向逃走了,可是他也可能用力推一把小院的门,然后朝着堂屋当中逃过去,再破窗而出。

????甚至若是往深处想的话,要进出小院其实也大可以轻轻拉门,这样的话进出的时候自然就不会露出来任何的破绽,并且这种事情也是不难做到的。那么敌人明明是可以不露痕迹的逃过去,故意在这里让小院的门摇动又是什么意思?莫非他已经是判断出来了自己这帮人的想法,因此故布疑阵?

????这些复杂的念头在脑海当中闪过了以后,此时追杀林封谨的这三人便只能叹了口气。对望了一眼,知道又只能分兵了,身量较高的那名男子“刷”的一声拔出来了腰间的长剑,很干脆的道:

????“你们去小院,我进堂屋,我擅长近身搏杀。”

????这人在六子当中排名第二,叫做韩天,平时话语不多,却是往往能抓住重点。一锤定音,因此甚有威望,他们这六人都是被法家收养的孤儿,所以姓氏都是被冠以“韩”姓。乃是法家当中最被信重的新生力量。

????韩天说出来了这句话以后,其余的两人点了点头,沉声道:

????“小心。”

????韩天冷笑道:

????“这人确实是有两把刷子,不过这是什么地方?只要我一发现他的踪迹。便立即出声示警,难道我在他的手下两三招都撑不下去?便是师尊来了也未必能做到这一点吧,倒是你们要多加注意了。”

????说完韩天便是大步的朝着堂屋里面走了进去。他的步伐依然是快而稳,每一步迈出,给人的感觉都是有落地生根一般,这显然是在基本功上下过苦功,同时,韩天的目光也是十分锐利的在屋内扫过,不漏过每一个可能匿藏的角落。

????因为他还要提防一件事,那就是追捕的那贼人会突然找个地方藏匿起来,追捕的人以为他在往前逃,略微一不小心的话,反而就与之失之交臂,反而将其漏了过去,那就可以说十分糟糕了。

????一进入到了堂屋当中,周围立即就变得黑暗阴沉了下来,不过韩天这样级别的真传弟子身上都佩戴有了十分特殊的法器,他轻轻一拂,身上的纽扣就发出来了熹微的光芒,将里面照耀得十分亮堂。

????按照此时民居的布置,堂屋的东厢便是主人自家居住的寝室,而西厢房则是客房,顺带连接着厨房,韩天脑海里面早就有一套行之有效的规条和套路,知道要搜寻的话,乃是要依照先封闭的房间,后有通道的房间的原则,便是一步踏入到了西厢房内。

????不过,这一步跨出去之后,韩天的瞳孔陡然便是已经收缩了起来,因为他赫然见到,在西厢房的椅子上,赫然就坐着他要追捕的目标,并且坐得还是大马金刀仿佛是主人那样,看到了他以后便微微一笑,居然用和老友打招呼的语气道:

????“你来了?”

????韩天却终究乃是法家耗尽心思培养出来的精英,一见到了这情形,脸色一变,立即就要伸手入怀当中去释放告警的信号!可是他之前却是将自己的长剑抽出来握在了手里面,不消说,握剑的那只手必然是惯用手,那么,伸手入怀去掏告警的烟火信号的那只手未免就要慢上了半拍。

????就在韩天的左手刚刚伸入怀中的时候,他猛然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处,居然一下子诡异的收紧了起来!!紧接着便是一阵无法形容的抽搐收缩疼痛传遍了全身,这样强烈的疼痛甚至在瞬间都令韩天的脑海当中都是一片空白, 只能本能的张开了嘴艰难的吞吸着空气!

????这时候,林封谨已经是站起了身来,一伸手就对准了韩天的左手抓了过去,本来林封谨坐在了对面的椅子上,距离韩天还有足足五六步的距离,可是他这么一站一抓,便是诡异无比的到了韩天的身前。

????若是普通人,此时搞不好都直接瘫软在地,然而毕竟韩天乃是受到过法家的严格训练的弟子,尽管心脏处的剧痛依然是潮水一般的传来,却依然能做出闪避反击的动作,咬着牙一脚就对准了林封谨踹了过去。

????然而林封谨却仿佛是算定了他会出脚似的,居然后发先至。右脚虚提起来了半尺,竟然提前一步就挡在了他起脚的轨迹上。韩天要踹人的话,势必就要先提脚起来,可是林封谨先发制人进行了针锋相对的拦截,韩天这一脚连抬都没有办法抬起来,又怎么谈得上踹出去伤人?

????因此,这时候的局势实际上是对韩天相当不利的,他此时右脚虚悬,左手伸入到了怀中,右手虽然握着一柄三尺长剑。可是在林封谨已经是直入中宫逼近到了身前的情况下,这一把长剑完全就派不上什么用场了,若是回斩或者回刺的话,被敌人一闪开,那么就搞成自杀也似的尴尬模样,说实话在这个距离上,长剑就真心不如一把匕首好使了。

????若是实战经验匮乏的人,那么想必都是手忙脚乱了,然而韩天这六个人手上。少说都有十几条人命,并且还不是那种普通的老百姓,而是与之实力仿佛的高手,战斗经验何其丰富?

????他顿时便是当机立断。握剑的右手立即松开,并指成掌,掌心立即就泛出来了深浓的朱红色,对准了林封谨就拍了过来。

????可是。韩天便是再怎么厉害,也不要忘记他中了林封谨的心神儡,是在心脏不停的抽搐剧痛之下进行的这场战斗。能够做出这一系列的反应和举动,那完全是依靠丰富的战斗经验带来的条件反射来进招。

????此时他的右手在拍出的时候,林封谨却是已经早知道他会出招一般,提前的猛弯腰,这一掌就已然使老,打在了空气当中,林封谨整个人已经是借着这弯腰之势,从韩天的右臂腋窝下面钻了过去,来到了他的背后,接着头也不回,高高扬起了自己的右臂,朝着后方曲肘猛然的横扫一撞,便是“碰”的一声,肘尖凿在了韩天的太阳穴上。

????这样致命的位置被肘尖击中,轻者晕厥,重者丧命,韩天绕是身经百战,中了这一下便也是立即眼前一黑,当场就瘫软在地昏迷了下去。两人之间的交锋过程看起来似乎十分漫长,却都是格外凶险的以快打快,这一系列的交手其实都是噼噼啪啪的以快打快,直到林封谨一俯身,来到了韩天的身后,一击得手之后,他们之间的动作才是一下子的停滞,只是昏迷过去的韩天的身体缓缓软倒的过程实际上显得是格外的漫长。

????击倒了韩天之后,林封谨也是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他的计划第一步是进入民居,将追杀自己的法家六人彻底分开,计划的第二步,便是要以最快的速度击倒其中一人,并且要最大限度的保持好他的身体,简单的来说,那就是捕猎!

????为什么林封谨会制定这么的一个计划,便是因为这个计划就像是铁链那样一般,环环相扣,因为这左都门下六子乃是法家当中的修炼真人,浑身上下的道行高深,气血旺盛,魂魄也自然是十分充盈乃是上等的素材!

????什么素材?

????那自然是大巫凶的残魂降临的塑材了,话说大巫凶的残魂此时得到了自己前后两世的躯体骨灰温养之后,恢复的速度远远超出了林封谨的想象,更重要的是,有一日林封谨在整理自己的须弥芥子戒的时候,无意当中竟是发现了一件早就被自己遗忘的东西!!

????这东西不是别的,正是那拜魔教当中的圣物,写魂息香!

????当日拜魔教前来西戎的借口,便是发现了上古的封印,里面隐藏着迦空王随身携带的法器,羯磨钟。

????不过要取这件宝物,便必须让魔物破赤罗的残魂在写魂息香的作用下,稳定下来,成功夺舍后才能说出有关的线索,并且写魂息香虽然强大无比,效用神奇异常,却只有强大的灵魂才能承受得住其中的元力,说得直白一点,就算是你我死了,吸了这写魂息香的唯一下场也是当场魂飞魄散,灰飞烟灭。

????林封谨后来才知道,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是一个巨大的陷阱,准确的说,是魔尊波干算计魔侯伽罗的巨大陷阱!目的就是要借助魔舍利当中的业魔王迦空的残魂,对魔侯伽罗进行重创!!

????而魔尊波干显然也是知道林封谨十分精明厉害,要让林封谨入彀,那么这个计划当中的破绽,漏洞,甚至说是谎言都必须越少越好,说谎的最高境界,那就是连说谎的人自己都骗了,自己都将这话当成是真的。

????所以,在这个计划当中,魔尊波干不仅仅是将自己一干得力手下都送去陪葬,就连准备的诸多东西都是真的,甚至包括这写魂息香也是不假,当他们一干人被法家中人追赶得鸡飞狗跳的时候,对魔尊波干忠心耿耿的阴法王居然将这玩意儿藏在了自己的体内,结果最后阴法王被五马分尸的法家酷刑神通杀死,这写魂息香最后辗转落入到了林封谨的手里。

????等到了大巫凶获得了龙晶当中的骨骸以后,他的残魂也是开始迅速的恢复,林封谨这时候才想起来了写魂息香这玩意儿,拿出来给大巫凶看,不过也没抱什么希望。

????因为当时阴法王也说得很清楚:这写魂息香虽然强大无比,效用神奇异常,却只有强大的灵魂才能承受得住其中的元力,普通人是根本无法消受,有害无益,只有上古的强大魔物才能使用,并且林封谨也是在书中看到过相关的说法,和阴法王所说的颇为相似,所以深信不疑。

????不过,大巫凶的残魂拿到了写魂息香以后,研究了足足一天,居然告诉林封谨这玩意儿对他大有帮助,林封谨大吃了一惊,忽然就明白了过来,写魂息香对魂魄的强度要求很大,但面前这位大巫凶的魂魄难道就弱了?至少是也转世了好几次后居然可以保持一线真灵不灭,然后将前世的记忆一一苏醒。

????这样的变态,估计比起魔族的魂魄来说也是不遑多让了吧,更何况林封谨此时弄明白了水落石出之后,仔细思考之前阴法王的说话,这其中恐怕也是有一些夸大其词,不尽不实之处。

????她为什么要这样说?应该是认为这写魂息香如此珍贵,所以本着防患于未然的念头,想要打消掉林封谨心中可能出现的觊觎念头。

????总之,这写魂息香最后被大巫凶研究了半晌,最近来到了这旬州以后,又指点野猪去采购了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然后将其用巫法进行了炼制,林封谨拿这玩意儿也是没有什么卵用,既然大巫凶要,那就拿去用就好了。

????结果这写魂息香本来外形若一根灰线,需要被无时不刻的缠绕在枝骨上,或者说是被血肉温养,被炼制之后居然就慢慢的缩小,最后变成了一根两寸长的灰针,若银针一般细长。并且写魂息香本来十分沉重,几乎超过数千斤,此时却也是彻底变轻了,和普通的细针没有什么区别。

????***

????一肘撞晕了韩天之后,林封谨立即就是猛然翻腕,指缝里面已经是夹住了那一根用巫道秘术淬炼过的写魂息香,这玩意儿乃是用魔族的秘术制作出来的东西,而严格的说起来,大巫凶那一身惊天动地的巫术,却是传承自十二祖巫留下来的歧邪祖巫经,乃是不折不扣的妖族的秘术。

????将魔族秘术制作出来的东西,再用妖族的秘术进行炼制,所以此时的这一根针状的写魂息香,搞不好就是放到炼制者魔尊波干的面前,他估计都不认识这是什么东西,有什么用了。

????林封谨夹住了这一根针状的写魂息香以后,自身也是忍不住微微的错愕了一下,低声道:

????“喂,老头子,你确定是要扎头部的天柱穴吗?这玩意儿刺进去要是无效的话,那可是要当场死人的哦?”(未完待续……)??